“提升1号调节棒至顶部”,“提升2号调节棒至180毫米、220毫米、230毫米……”, 随着中国实验快堆主控室内越来越急促的滴滴声,在场所有人的心也被紧紧提起。2010年7月21日9点50分,源量程周期稳定在100秒达两分钟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杨长利宣布:“中国实验快堆首次实现临界!”顿时,主控室内响起热烈的掌声,大家欢庆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自主研发的中国第一座快中子反应堆——中国实验快堆(CEFR)达到首次临界。这是我国核电领域的重大自主创新成果,意味着我国第四代先进核能系统技术实现了重大突破。我国因此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快堆技术的国家之一。

    国务院参事石定寰、国家科技部高新技术司巡视员耿战修、国家核应急办副主任许平、国家财政部国防司副司长陆素娟、国家核安全局核安全管理司副司长周士荣、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副司长黄鹂、北方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副主任李宗明,以及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工程师雷增光等人见证了临界时刻。临界后的座谈会上,大家纷纷表达了见证快堆临界的激动心情,诉说了与快堆风雨同舟的不解之缘,高度赞扬了快堆建设者的献身精神、创新精神和拼搏精神,并希望科技人员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座谈会上,杨长利激动地说:“临界是实验快堆最重要的一个节点,它标志着中国人掌握了快堆技术。”他特别感谢中国实验快堆的支持者、开拓者、建设者和合作者,并表示,我国快堆发展拟采取三步走的发展战略,即实验快堆—示范快堆—大型商用快堆,建造中国实验快堆是我国快堆发展第一步。下一步,中核集团将加快推进中国示范快堆的建造,并以此为契机,推动我国铀钚混合燃料制造技术等配套技术的发展,逐步建立我国先进核能体系。
    中国实验快堆是国家“863”计划重大项目,也是中核集团第四代核能技术研发的重点。该堆采用已在美、法、俄、日等少数几个核能发达国家有多堆运行经验的钠冷快堆技术,其热功率为65兆瓦,电功率20兆瓦。
    据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科技部副主任孙礼亚介绍,快中子反应堆是世界上第四代先进核能系统的首选堆型,代表了第四代核能系统的发展方向。其形成的核燃料闭合式循环,可使铀资源利用率提高至60%以上,也可使核废料产生量得到最大程度的减少,实现放射性废物最小化。
    快堆工程部总经理张东辉介绍说,多年来,中核集团一直坚持自主创新,自主完成快堆概念设计、初步设计、施工设计及建筑、安装调试工作,初步建立起钠冷快堆技术的研发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全面掌握了快堆物理、热工、力学以及总体、结构、回路、仪控、电气设计技术,取得了以钠工艺为代表的一批自主创新成果,申请了百余项专利,还实现了高达70%的设备国产化率。通过快堆项目实施,中核集团建立了快堆工程研发中心,成为我国唯一的快堆技术研发基地,为我国快堆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经过多年发展,中核集团已经具备了30万千瓦、60万千瓦、100万千瓦核电站自主设计、建造、运行、管理的能力,并开发出了核电自主创新品牌。中国实验快堆的成功临界也标志着中核集团已经完全具备了四代核能技术研发能力。(孔美荣 才春梅 文/胡钢 影)



中国实验快堆首次成功临界

“提升1号调节棒至顶部”,“提升2号调节棒至180毫米、220毫米、230毫米……”, 随着中国实验快堆主控室内越来越急促的滴滴声,在场所有人的心也被紧紧提起。2010年7月21日9点50分,源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